花间阁

阅读:315778

打赏:140724

字数:51151

南瓜:1703

收藏:2018

守护:0

花间阁以等价交换闻名。
 它位于长安城,由位奇女子经管。
 阁内栽满繁花,每株都可帮人实现一个愿望,可惜时不长,两时辰一过,悉数如梦一场空。
 这奇女子喜闻天下故事,所以来者,不管是人或鬼,只要有故事便可得一株花。
        


 
 
  
  

作品评论(775)

  • 鹧孤月

    鹧孤月

    2018-07-29 21:40:39

    此评论献给《花间阁》中的花九。
    当然我的梧双功不可没啦。
    咳咳,那还是献给梧双吧??。
    -
    花九是个小贼。
    或者说是个侠盗更适合。
    她拿着刚刚盗来的七杀剑,反手剑端一指,竟是毫不客气地对准了剑的主人。
    “公子,过招罢?!?花九啊。
    我可真是佩服你此时的意气风发。
    不过对于你这反客为主的功夫也是醉了。
    -
    唇边红痣的花九同右眼眼尾缀一小痣的花柱相逢在冬季。
    一个大雪纷飞寒冷却带着点点温暖的冬季。
    蜷缩在角落且衣衫褴褛的小人儿,在某一个颤抖的瞬间触动了花九的回忆。
    花九的心在遇到花柱的时候悄然冰融。
    十七岁那年跳下悬崖,过往便像云烟尽数飘散。
    花九不去想,也不愿去想。
    可是花九怕是没料到这个好看的娃会是个小人精。
    小人精说话奶声奶气的,却让花九哭笑不得。
    “好你个阿九,竟然嫌我烦?!?“别以为每次都能用冰糖葫芦收买我原谅你,告诉你我这一次决定不要理你了?!?-
    藏剑山庄,萧衍。
    既是庄主,也是七杀剑之主。
    阿九啊,谁给你的勇气上去就喊夫君的?
    小柱啊,阿娘和爹叫的挺熟啊。
    梧双,奇葩花这称谓非花九莫属了。
    -
    武林大会上真相水落石出。
    遭遇追杀时阿九拼尽全力的救萧衍。
    逃跑不成反被抓回去后朝夕相处。
    一桩桩,一件件。
    铺就了俩人之间的感情。
    -
    孤月拙评。
    愿喜?
  • 鹧孤月

    鹧孤月

    2018-07-18 23:36:34

    梧双。
    很高兴通过《花间阁》认识你啦。
    不过本人胆子稍微小那么一丢丢,一直没敢打招呼罢了。
    呐。
    现在正式认识一下。
    我是孤月,梧双你好哇。
    很高兴认识你,余生请多指教啦!
    -
    《花间阁》里的故事我很喜欢。
    无论是言梦和林栖之间'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'的错过。
    还是纸鸢和尧华之间朦胧凄美的秦淮梦。
    抑或是楼以烟和苏言之间不可跨越的俗世规矩。
    当然当然,花九和萧衍之间的故事我还没有读完。
    只能先委屈傻花九先呆在我脑海里咯。
    -
    梦娘这只为情所困傻兮兮的女鬼,终于想通了。
    孟婆手中那碗可叫人忘却俗世红尘的汤,怕是都要凉了。
    -
    纸鸢胸膛中跳动的是一颗最美的心脏。
    纸鸢纸鸢。
    之所以没有随风飘走,大概就是那颗心的分量太重,里面装的情感太浓。
    -
    楼以烟绝对是苏言见过最美的娘子,即使她的一袭嫁衣不是为他而穿。
    苏言的船一直飘在江南的烟雨中,就像楼以烟一直留在他的心田一般。
    “南风起,吹落相思泪?!?-
    梧双。
    我在?。
  • 鹤莫er

    鹤莫er

    15天前

    【我生君未生
    言梦对林栖的爱是缠绵,是一厢情愿,是鲁莽;林栖对言梦的爱却只是敬意,是茫然不解。
    各位看客,可曾知:言梦是昏昏然应了婚事,可她却从未想过后果,比她小十岁的夫君,会夺走她所有的心智。
    可林栖不过是还未长开的少年罢,又怎懂得那些情情爱爱?
    ----
    林栖一点一点地长大,心智一点一点有所不同
    成婚时,他道:“梦娘真是人美,心善?!?青楼事后,他道:“别家男子可三妻四妾。我乃亦可?!?言梦的花刚盛开,却又一点一点地衰败,变得人情世故
    成婚时,她又喜又嗔。
    青楼事后,她悲凉,苦不堪言。
    ----
    他们若是正常夫妇,必能够长相厮守,可命运却为他们种下了一颗苦果,最后让他们二人含泪吞下。
    ----
    我想,言梦的死,也怪不得林栖,林栖从头到尾不过将言梦当成最亲的长辈,况且成婚时,他也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呢
    ----
    言梦言梦,从头到尾,说得不过都是一场梦罢了。
    望她下辈子能与爱人长相厮守,也愿林栖能忘记言梦,与合适之人过着平淡生活。
    ----
    “我长得可是很美?”
    “……美?!?“那你可喜欢?”
    “什么是喜欢?”他懊恼地挠了挠后脑勺。